住宿優惠方案 自助旅遊訂房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是我想住宿卷出去旅遊的時候

這個習慣已持續了好幾年了

因為在公司工作的壓力實在有點大

所有我都是把特休累積起來

一次多放幾天出去玩、散散心

這次我出去玩訂的飯店是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價格還挺優的!品質也挺不錯!可以說是值回票價

其實線上訂飯店還蠻簡單的

在hotels.com找一下要住的地點附近的飯店之後,看一下自已可以接受的價格之後

再看一下其他旅客對這間飯店的評價,如果不錯的話

基本上就可以下訂準備入住了 !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的介紹在下面

PS.若您家裡有0~4歲的小朋友,點我進入索取免費《迪士尼美語世界試用包》

限量特優價格按鈕

商品訊息功能:

商品訊息描述:

主要設施

  • 8 間共用客房
  • 頂樓天台
  • 空調
  • 花園
  • 自助洗衣
  • 公共區域提供電視

鄰近景點

  • 河畔遊憩區
  • 福岡市博物館 (2.3 公里)
  • 福岡塔 (2.7 公里)
  • 百道海灘 (2.8 公里)
  • 大濠公園 (4.1 公里)
  • 福岡巨蛋 (3.5 公里)

商品訊息簡述: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討論,推薦,開箱,CP值,熱賣,團購,便宜,優惠,介紹,排行,精選,特價,周年慶,體驗,限時

注意:下方具有隨時更新的隱藏版好康分享,請暫時關閉adblock之類的廣告過濾器才看的到哦!!

下面附上一則新聞讓大家了解時事

中國時報【慕塵】

一切如常。

醫院的色調氣味,人及景物的表情千篇一律。佇立在醫院大廳角落的維納斯女神雕像,沒有眼珠的臉散發出無比空洞的迷惘,安靜地睇向裙裾底下恓恓惶惶的袞袞眾生。冬日下午的光線冷凝肅殺,緩緩地在冰涼的大理石地板挪移著,窗外的植栽被風輕輕吹拂,若隱若現搖曳著長長短短的斑駁光影。平日門庭若市熙來攘往的醫院大廳及診間,一到六、日都安靜下來了,只有間歇性刺耳的救護車鳴笛,才會揚起空氣中的一些擾動。

開春以來,算是暖冬吧,冷氣團似乎遠離這蕞爾小島,合歡山陽明山的瑞雪音訊全杳。但是醫院的白還是讓我想起空中輕輕飄落的六角形白色雪花,雪花無聲無息地將整個醫院覆蓋成沒有血色的蒼白。其實並沒有下雪,然而我卻感覺周遭溫度持續下降了,一陣哆嗦,外套加圍巾、手套也抵擋不了逐漸失溫的感覺,多年來進出醫院及手術房,我已太熟悉這種失溫及逐漸失去意識的感覺。所以清醒時特別眷戀任何殘存在身上的一點點暖意,那怕是病床上那條漿洗過無數遍或者覆蓋過無數肉身的淡橘色或淺綠色的薄涼被,都讓我真真切切嗅聞到重生或者死亡的氣味。

一切如常。也如夢幻泡影。泡影碎裂成無數斑斕光點。

醫院的光影一直都沒有變,只是人來人往,或生或老,或病或死,成住壞空在這裡每天都上演好幾齣。祖母車禍走的那一年,我十歲,第一次認識大醫院,居然是從它的太平間開始。穿過白色的迴廊,往地下室走,光線愈來愈委頓,好像逐漸被擴大的闃黯幽深吞噬,樓梯口也只留幾盞熒黃飄忽的小燈,路好像沒有盡頭,愈走愈深不見底,大人牽著我的手,我仍感覺到冷,醫院的冷氣一直都這麼強嗎?我還記得那天大人們一身縞素,從裡到外一逕地白,陽光被阻隔在牆外,大家都靜默地不言語,只剩踩踏樓梯的腳步聲及略顯急促的呼吸聲,不過是幾分鐘的時間,但卻好像永遠走不到盡頭……。

祖母從寒氣森森的冰櫃被推出來,大人叫我們小孩上前叫:「阿婆。」我和弟弟們趨前,原本被撞殘缺不全的臉已修復平整,只是整張臉毫無血色,呈現土黃黝深的色澤,面皮凹陷輕輕搭在頭顱骨上,雙眼似乎無法完全閉上微微張著,嘴脣輕啟,似乎仍想對人言語。小弟不敢看,而我忘記自己當下有沒有哭?只是那樣直視死亡,到現在我還記得那種肉身的頹圮與毀壞,不殘留一點點餘溫的荒涼。前一天妳還依偎在她身畔睡著了,也習慣撒潑似將整隻腿架在她肚子上,醒來時也還戀著那熟悉的體溫。而只是轉身一瞬,一個浪花浮沫,就消逝得無影無蹤,從此無受想行識,也無眼耳鼻舌身意,亦無色聲味觸法,更無意識界。

這次到醫院辦理住院報到手續是星期五下午一點半,正好是元宵節,醫院大廳只有疏疏落落的人在走動,連值班人員都少很多,沒有平日門診的擁擠,挑高的廊柱大廳頓顯冷清,畢竟年節期間大家還是諱疾忌醫的。倒是病床一位難求,有些出乎我意料之外,因為一直在等雙人的病房都等不到,最後謢士長來電說三人房有空位,我馬上應允。帶著簡單的盥洗用具及換洗衣物,獨自搭車前往報到。

這次的手術,也真的是小事一樁,要拆卸多年前頭部手術時留下的一截外露的鐵絲線,我沒有讓爸媽及同事知道,甚至我告訴外子可以不用陪我,反正只須住兩晚。外子還為要顧家中一老一小,所以我不希望勞煩他,但是他仍堅持手術當天要請假北上陪我,我執拗不過他,就順著他的意思吧!其實,往返進出醫院多次,看慣了色身無常,就如看慣了秋月春風,舉重若輕了。

但是想想真的舉重若輕了嗎?真的就如佛經所言的「大捨」──於一切有情無憎愛了嗎?

在時間之河逆溯,回到有點悠晃的多年前聖誕節前夕,醫院的落地窗已經悄悄噴上一棵棵白色聖誕樹,上頭聖誕老人與拉著雪橇的糜鹿在瑞雪中從天而降,報佳音的鈴噹在枝頭亂顫,Merry X’mas的字樣在雪花紛飛中跳舞,氣溫十度左右的清晨,我從醫院八樓往外望,窗外的街道還在冬眠。當時我的代號是8C03(C棟八樓3號房),懷孕七個多月,深深沉浸在即將為人母的喜悅中。但是左臉頰二次無故扭曲痙攣,讓我和外子懷著忐忑的心到大醫院做電腦斷層檢查,醫生告知我得到腦瘤的剎那,X光片上一塊陰影正齜牙咧嘴地肆虐著,一顆不定時炸彈正與生命在拉距拔河,而七個月大毫不知情的胎兒此時正在肚裡泅泳迴旋踢踏跳舞。在死亡的威脅與新生的期待兩條緊緊纏絞的繩索裡,我與外子陷入痛苦掙扎的深淵。在驚惶無助之間,我們只能等待、相信與盼望,一面聽從配合醫生指示服藥,一面等待肚裡生命茁壯。

真的能「大捨」嗎?能捨一切有情嗎?

神經內科的醫生說:「這是一種發展很緩慢的神經細胞瘤(至於惡性的程度則需等病理切片),可以等孩子八個半月大時先剖腹生產,然後再切除腫瘤。」但神經外科醫生卻說:「妳要自己?還是要小孩?」

是捨自己?還是捨已成生命雛型具體而微的小孩?

剖腹產當天手術房的寒氣侵入每一個毛孔細胞,四週都是宰割生命的人,我赤裸著被固定在十字架上,這接引生命的過程,我為自己的袒裎感到驕傲。原本期待在產道的炙燙翻騰中體會生的歡欣與苦楚,體會原始母性的磅礡力量,而今這隱密的穴道卻廢而不用,由那些穿著白袍的生命主宰者揚起了刀,游刃於經脈、血網緊密交織的血泊中,接引希望。

我還在麻醉的效應裡迷走,卻耳聞前方有哭聲,我彷彿看見那個仰著臉仍然沉睡的男嬰……輪廓清晰可辨,初試聲啼即響徹雲霄。

麻藥漸退,我在恢復室裡醒過來,雖只是短短一個時辰的手術,卻感覺已是人間百日。我問外子:「小孩,還好嗎?」他點了點頭,我又沉沉睡去,眼角餘光瞥見散裂在窗戶玻璃迷離的光影,一吋一吋遲遲不肯退去。

(上)

中國時報【蔡鵑如╱綜合報導】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已著手政權交接和人事布局。不過才過一周,團隊卻接連爆發內訌。多家媒體報導,兩位交接重臣羅傑斯(Mike Rogers)與費里德曼(Matthew Freedman)雙雙被迫離職,內亂源頭直指川普的乘龍快婿庫許納,大舉肅清新澤西州長克里斯蒂的人馬。甚至有內部人士透露,交接團隊的不合已到拔刀相向的地步。

克里斯蒂人馬皆遭殃

針對媒體盛傳交接團隊內鬥,川普在推特闢謠稱,交接工作和內閣遴選流程目前有序進行;可能接任國務卿的前紐約市長朱里安尼也表示,交接「完全正常」「雷根時代也發生過」。

在交接委員會負責國家安全業務的前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委羅傑斯,之前被認為是接掌中央情報局(CIA)的大熱門。消息來源透露,羅傑斯是在電話中被團隊高層告知出局,並在15日宣布離開。交接團隊第二把交椅、負責國防與外交政策的費里德曼,則是因疑似使用非官方電郵處理交接事宜而遭逼退。

庫許納挾舊怨清門戶

《紐約時報》引述消息來源談話,兩人突遭解職,是川普女婿庫許納發動的肅清行動,用意在驅逐克里斯蒂的人馬,而羅傑斯與克里斯蒂向來親近。川普11日調動交接人事,由副總統當選人彭斯取代克里斯蒂。

羅傑斯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訪問時,坦承被告知調整職務的人,多少和克里斯蒂有關。

庫許納和克里斯蒂早有舊怨,2005年,庫許納之父查爾斯被時任新澤西州檢察長的克里斯蒂,以逃稅、篡改證詞、非法競選捐款等18項罪名起訴,後來被判2年徒刑,1年後出獄。川普選定彭斯為副手前,庫許納曾告訴競選團隊,克里斯蒂想當副總統,先跨過他的屍體(over his dead body)再說。

一名長期與克里斯蒂共事的消息來源否認整肅之說,認為換人係因彭斯希望自己的班底進入團隊。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則引述消息人士談話,稱交接團隊的鬥爭已形同「拔刀相向」。

傳鬥到拔刀相向地步

對交接起內鬨,反川普的共和黨資深國安專家柯恩在《華盛頓郵報》撰文,認為「把正常的政權交接給正常的團隊,總是會有混亂。這次也許不一樣,因為總統當選人身邊都是一些只有忠誠度的庸才。」

★更多相關新聞

川普今會安倍 「安撫嚇壞的日本」
美國總統歐巴馬:川普上任後會很快改變態度
說好的反腐呢?議員批川普「華爾街菁英」交接團
川普崛起 牛津年度代表字:後真相
BBC記者來鴻:川普贏了 墨西哥哭了

var LIGHTBOX_DARLA_CONFIG ={“useYAC":0,"usePE":0,"servicePath":"https:\/\/tw.news.yahoo.com\/__darla\/php\/fc.php","xservicePath":"","beaconPath":"https:\/\/tw.news.yahoo.com\/__darla\/php\/b.php","renderPath":"","allowFiF":false,"srenderPath":"https:\/\/s.yimg.com\/rq\/darla\/2-9-9\/html\/r-sf.html","renderFile":"https:\/\/s.yimg.com\/rq\/darla\/2-9-9\/html\/r-sf.html","sfbrenderPath":"https:\/\/s.yimg.com\/rq\/darla\/2-9-9\/html\/r-sf.html","msgPath":"https:\/\/tw.news.yahoo.com\/__darla\/2-9-9\/html\/msg.html","cscPath":"https:\/\/s.yimg.com\/rq\/darla\/2-9-9\/html\/r-csc.html","root":"__darla","edgeRoot":"https:\/\/s.yimg.com\/rq\/darla\/2-9-9″,"sedgeRoot":"https:\/\/s.yimg.com\/rq\/darla\/2-9-9″,"version":"2-9-9″,"tpbURI":"","hostFile":"https:\/\/s.yimg.com\/rq\/darla\/2-9-9\/js\/g-r-min.js","beaconsDisabled":true,"rotationTimingDisabled":true}var t_MediaGalleryBobaSpotlight_start = new Date().getTime();

125 / 30

In this image released by CBS News, 60 MINUTES Correspondent Lesley Stahl, left, interviews President-elect Donald J. Trump and his family, wife Melania, daughter Ivanka, seated right, daughter ... 較多In this image released by CBS News, 60 MINUTES Correspondent Lesley Stahl, left, interviews President-elect Donald J. Trump and his family, wife Melania, daughter Ivanka, seated right, daughter Tiffany, seated second row from left, and sons Donald Jr. and Eric at his home, Friday, Nov. 11, 2016, in New York. The first post-election interview for television will be broadcast on 60 MINUTES on Sunday. (Chris Albert for CBSNews/60MINUTES via AP) 較少

1 / 30

Associated Press

2016年11月12日週六 台北標準時間上午8時03分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Twitter

Share to Pinterest

Close

Previous imageNext image

var lightbox_ult_mid="spotlight_article_embedded1″,lightbox_ult_mit="Article Body",lightbox_ult_site="news",lightbox_ult_region="TW",lightbox_ult_lang="zh-Hant-TW",lightbox_default_spaceid="2144404928″;

var t_MediaGalleryBobaSpotlight_end = new Date().getTime();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推薦,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討論,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部落客,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比較評比,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使用評比,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開箱文,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推薦,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評測文,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CP值,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評鑑大隊,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部落客推薦,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好用嗎?, 豪克羅比旅館 – 福岡 去哪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